琼瑶经典言情_小说专题_w88手机版登录/古代小说网(12-xz.com) - 优德w88官网_w88手机版登录_优德优德w88官方网站

[言情小说]窗外

日期:2019-01-20 12:32:44 点击:153 作者:琼瑶

九月的一个早晨。天气晴朗清新,太阳斜斜的射在街道上,路边的树枝上还留着隔夜露珠,微风柔和凉爽的轻拂着,天空蓝得澄清,蓝得透明,是个十分美好的早上。


[言情小说]幸运草

日期:2019-01-20 12:44:53 点击:112 作者:琼瑶

 那个陌生人第一次出现在我窗外是星期六的晚上。那是个月亮很好的夜晚,我和爸爸妈妈在客厅里听了一阵我所喜欢的古典乐,然后退回到我的卧室里。习惯性的,我先开亮了桌上的台灯,再从抽屉里拿出了日记本,坐在桌前,用手支著颐,开始思索这一天有什么值得记载的事。这是个平淡的日子,太平淡了,我发了许久的呆,日记本上仍然没有记下一个字。


[言情小说]六个梦

日期:2019-01-20 12:48:35 点击:172 作者:琼瑶

民国初年,北平。那一天,对婉君而言,真像是场大梦。一清早,家里挤满了姨姨姑姑,到处乱哄哄的。妈妈拿出一件绣满了花的红色缎子衣服,换掉了她平日穿惯的短袄长裙,七八个人围著她,给她搽胭脂抹粉,戴上珠串珠花,遮上头帔


[言情小说]烟雨朦朦

日期:2019-01-20 12:51:34 点击:118 作者:琼瑶

又到了这可厌的日子,吃过了晚饭,我闷闷的坐在窗前的椅子里,望着窗外那绵绵密密的细雨。屋檐下垂着的电线上,挂着一串水珠,晶莹而透明,像一条珍珠项炼。在那围墙旁边的芭蕉树上,水滴正从那阔大的叶片上滚下来,一滴又一滴,单调而持续的滚落在泥地上。围墙外面,一盏街灯在细雨里高高的站着,漠然的放射着它那昏黄的光线,那么的孤高和骄傲,好像全世界上的事与它无关似的。本来嘛,世界上的事与它又有什么关系呢?我叹了口气,从椅子里站了起来,无论如何,我该去办自己的事了。


[言情小说]菟丝花

日期:2019-01-20 12:56:48 点击:234 作者:琼瑶

那一切终于都过去了。 当我站在这间我和妈妈共同居住了十二年的小屋内,收拾着我的行装时,脑中仍然是昏昏蒙蒙的。似乎从妈妈咽气的一刻开始,我就没有好好的清醒过一分钟。我的哭喊,挤满屋子的妈妈的同事,殡仪馆、花圈、祭吊、火葬场,围绕在棺木前垂泪的小学生,林校长主持的追悼会……这一切一切,难挨的时光,可怕的时光,忙碌而又昏乱的时光,终于都过去了。


[言情小说]几度夕阳红

日期:2019-01-20 13:14:52 点击:219 作者:琼瑶

时间:一九六二年夏地点:台北  是非成败转头空,青山依旧在,几度夕阳红!  因甚斜阳留不住?翻做一天丝雨!1黄昏。夕阳斜斜的射在那油漆斑驳的窗棂上,霞光透过了玻璃不全的窗子,染红了那已洗成灰白色的蓝布窗帘。树影在窗帘上来来回回的摆动、摇曳。时而朦胧,时而清晰,又时而疏落,时而浓密,像一张张活动而变幻的图案画片。


[言情小说]潮声

日期:2019-01-20 13:15:58 点击:110 作者:琼瑶

那一天,早已过去。她知道得非常清楚,那一天,是早已过去了。但是,在她又披着大衣,蹇蹇于寒夜的街头,望着月光下跨水而卧的那条长桥时,依稀彷佛,那一天似乎又在眼前了。


[言情小说]

日期:2019-01-20 13:19:04 点击:110 作者:琼瑶

民国四十二年,耶诞节。   夜晚的空气清清凉凉,细雨轻飘飘的、不着边际的洒着。柏油路面被雨洗亮了,浮漾着灯光和人影。一幢天主教堂高耸的十字架上,垂下两串明明灭灭的彩色小灯泡,装饰而点缀了夜。另一幢西式洋房里,蓓蒂佩姬和桃乐丝黛正在唱盘上高歌,乐声泄出了门窗,夹杂着无数的欢笑和叫闹,把冷冷的夜唱活了。纪远不慌不忙的从街道上踱了过去,咖啡色的皮夹克上映着水光,浓密而略嫌零乱的黑发湿漉漉的。带着几分闲散,他满不在乎的踩进地上汪着雨的水潭中,那泥泞的脚和它的主人一样


[言情小说]紫贝壳

日期:2019-01-20 13:28:39 点击:105 作者:琼瑶

秋天。窗外,有些儿瑟瑟的风,有些儿瑟瑟的雨,还有些儿瑟瑟的凉意。天色已经不早了,满院的树木浓荫,都被暮色揉成了昏暗的一片。窗子大开着,迎进屋子里的不止秋风秋雨,还有更多的暮色。那盏玲珑剔透的台灯竖立在桌子上,没有人去开亮它,衬着在风里飘荡的窗纱,像个修长的黑色剪影。室内的空气寂静而落寞,寒意和暮色在同时加重。


[言情小说]寒烟翠

日期:2019-01-20 13:30:09 点击:108 作者:琼瑶

计程车在柏油铺的公路上疾驰着。 我倚着车窗,呆呆的望着车窗外的景物,那些飞驰着向后退的树木、农田、原野,和成串成串的金黄色的稻穗。夏日的太阳猛烈而灼热,刚刚成熟的稻子都被晒得垂下了头。热气在柏油路面上蒸发,铁皮的车顶和车身一定都被晒得发烫,整个车子里热得像个烤箱。我觉得口渴,嘴唇干燥,但是我们并没有带水,也没有带任何水果,不过,即使我们带了,我也不想去向妈妈要。


[言情小说]月满西楼

日期:2019-01-20 13:31:41 点击:104 作者:琼瑶

一九三九年的盛夏,两个风尘仆仆的青年,提着旅行袋,停在成都东门外的一栋庄院的大门前面。 这儿已经算是郊区,大门前是一条碎石子铺的小路,路的两边全是油菜田。这时,油菜花正盛开着,极目望去,到处都是黄橙橙的一片。


[言情小说]翦翦风

日期:2019-01-20 13:33:12 点击:118 作者:琼瑶

不知怎么,我们这一群人居然又都聚集在一块儿了,闹哄哄的挤满了我的小书房,竟比下帖子请来的还齐全。大概将近有十年没有这样的盛会了,十年间,我搬过七、八次家,难得他们还找得到我的住址,更难得他们会不请自来。何况,这还是个下着毛毛雨的、冷飕飕的冬夜!


[言情小说]彩云飞

日期:2019-01-20 13:35:35 点击:153 作者:琼瑶

冬夜的台北市。孟云楼在街上茫无目的的走着,雨丝飘坠在他的头发上、面颊上、和衣服上。夜冷而湿,霓虹灯在寒空中闪烁。他走着,走着,走着……踩进了水潭,踩过了一条条湿湿的街道。车子在他的身边穿梭,行人掠过了他的肩头,汽车在他身畔狂鸣


[言情小说]庭院深深

日期:2019-01-20 13:37:13 点击:105 作者:琼瑶

站在桥栏杆旁边,她默默的望着桥下的流水。桥下,河道并不太宽,但是,遍布着石块和小鹅卵石的河岸却占地颇广。溪水潺□的流着,许多高耸的岩石突出了水面,挺立在那儿,带着股倨傲的神态。


[言情小说]星河

日期:2019-01-20 13:38:50 点击:473 作者:琼瑶

心虹依稀又来到那条走廊里。那条走廊好长好长,黝黑,寒冷,巨大的廊柱在墙壁上投下了幢幢黑影,处处都弥漫著一份阴森森的、瑟瑟逼人的气息。心虹赤裸的小脚踩在那冷冰冰的地板上,手里颤巍巍的擎著一支蜡烛,小小的身子在那白色的睡袍中颤抖。她畏怯的、瑟缩的向前迈著步子。


[言情小说]水灵

日期:2019-01-20 13:46:03 点击:105 作者:琼瑶

夜好深,夜好沉,夜好静谧。 天边看不到月亮,也没有星星,暗黑的穹苍广漠无边,而深不可测。空中有些儿风,轻轻的,微微的,细细的,仅仅能让窗纱轻微的摇曳摆动。这样的夜,我独坐窗前,捧了一杯茶,烧了一点儿檀香。沉坐在椅子里,我看着那金色的香炉中袅袅娜娜升起的一缕烟雾,闻着那清香缭绕。呵,这样的夜!这样的夜,我能做些什么呢?


[言情小说]白狐

日期:2019-01-20 13:47:36 点击:116 作者:琼瑶

“少爷,再有三里路就是清安县的县境了,您要不要下轿子来歇一歇呢?”老家人葛升骑着小毛驴,绕到葛云鹏的轿子旁边,对坐在轿子里的云鹏说。


[言情小说]海鸥飞处

日期:2019-01-20 13:48:48 点击:137 作者:琼瑶

凌晨二时。天星码头上疏疏落落的没有几个人,这是香港通九龙间的最后一班轮渡,如果不是因为在耶诞节期间,轮渡增加,现在早没有渡船了。但,尽管是假日里,到底已是深夜二时,又赶上这么一个凄风苦雨的寒夜,谁还会跋涉在外呢?所以那等候渡船的座椅上,就那样孤零零的坐着几个人。都瑟缩在厚重的大衣里,瑟缩在从海湾袭来的寒风中。


[言情小说]心有千千结

日期:2019-01-20 13:57:30 点击:114 作者:琼瑶

午后的阳光静静的照射在医院那长长的走廊上。 江雨薇走上了楼梯,走进走廊,竭力平定自己那有些忐忑不安的情绪,她稳定的迈着步子,熟稔的找寻着病房的门牌,然后,她停在二一二号病房的门口。


[言情小说]一帘幽梦

日期:2019-01-20 13:58:49 点击:129 作者:琼瑶

今夜家里有宴会。今夜家里有宴会,我却坐在书桌前面,用手托着下巴,呆呆的对着窗上那一串串的珠帘发愣。珠帘!那些木雕的珠子,大的,小的,长圆形的,椭圆形的,一串串的挂着,垂着,像一串串的雨滴。绿萍曾经为了这珠帘对我不满的说:


[言情小说]浪花

日期:2019-01-20 14:03:19 点击:215 作者:琼瑶

三月的黄昏。夕阳斜斜的从玻璃门外射了进来,在蓝色的地毯上投下一道淡淡的光带。“云涛画廊”的咖啡座上几乎都坐满了人,空气中弥漫着浓郁而香醇的咖啡味。夕阳在窗外闪烁,似乎并不影响这儿的客人们喁喁细语或高谈阔论,墙上挂满的油画也照旧吸引着人们的注意和批评。


[言情小说]碧云天

日期:2019-01-20 14:04:38 点击:210 作者:琼瑶

教室里静悄悄的。窗外飘着一片雾蒙蒙的细雨,天气阴冷而寒瑟。五十几个女学生都低着头,在安静的写着作文。空气里偶尔响起研墨声,翻动纸张声,及几声窃窃私语。但,这些都不影响那宁静的气氛,这群十六七岁的女孩子们是些乖巧的小东西。小东西!萧依云想起这三个字,就不自禁的失笑起来。


[言情小说]女朋友

日期:2019-01-20 14:06:36 点击:123 作者:琼瑶

校园里的阳光灿烂的照射着。 高凌风在校园中快步的“走”着。小径上,那些合抱的老榕树,都低垂着枝桠,拖长了那些像胡须般的气根,像一个个庄重的老学究。


[言情小说]在水一方

日期:2019-01-20 14:19:33 点击:122 作者:琼瑶

我永远无法忘怀第一次见到杜小双的那一夜。虽然已经是那么多年前的事了,虽然这之间发生了许许多多的变故,但是,那夜的种种情景,对我而言,仍然历历在目,清晰得恍如昨日。那年的冬天特别冷,那年的雨季特别长,那年的杜鹃花开得也特别早。


[言情小说]秋歌

日期:2019-01-20 14:20:55 点击:127 作者:琼瑶

午后五点正。一下了班,董芷筠就匆匆的走出了嘉新办公大楼,三步并作两步的,她迫不及待的往对面街角的水果店跑去。早上来上班的时候,她就发现这家水果店有种新上市的、盒装的新鲜草莓,如果买一盒草莓回去,竹伟该多开心呢!她想着,心里就被一种既兴奋而又苦涩的情绪所充满了。


[言情小说]人在天涯

日期:2019-01-20 14:22:29 点击:105 作者:琼瑶

飞机起飞已经好一会儿了。窗外,是一层层的云浪,云卷着云,云裹着云,云拥着云。志翔倚窗而坐,呆呆的凝视着窗外那些重叠着的云层。第一次坐飞机,第一次越洋远行,第一次真正的离开家——离开台湾。


[言情小说]我是一片云

日期:2019-01-20 14:23:36 点击:145 作者:琼瑶

五月的下午。天空是一片澄净的蓝,太阳把那片蓝照射得明亮而耀眼。几片白云,在天际悠悠然的飘荡著,带著一份懒洋洋的、舒适的,自由自在、无拘无束的意味,从天的这一边,一直飘往天的另一边。宛露抬头看著天空,看著那几片云的飘荡与游移,她脚下不由自主的半走半跳著,心里洋溢著一种属于青春的、属于阳光的、属于天空般辽阔的喜悦。


[言情小说]月朦胧鸟朦胧

日期:2019-01-20 14:24:58 点击:163 作者:琼瑶

刘灵珊第一次见到韦楚楚是十月的一个下午。 如果不遇到韦楚楚,灵珊的生活决不会有任何波浪,也决不会有任何奇迹。她会和过去二十二年的生涯一样;平凡、快活、满足、自在……的度过去。


[言情小说]雁儿在林梢

日期:2019-01-20 14:26:43 点击:126 作者:琼瑶

江淮倚着玻璃窗站着。 他已经不知道这样站了多久,眼光迷迷蒙蒙的停留在窗外的云天深处。云层是低沉而厚重的,冬季的天空,总有那么一股萧瑟和苍茫的意味。或者,与冬季无关,与云层无关,萧瑟的是他的情绪?是的,


[言情小说]一颗红豆

日期:2019-01-20 14:29:44 点击:126 作者:琼瑶

凌晨。天色才只有些儿蒙蒙亮。可是,夏初蕾早就醒了。用手枕着头,她微扬着睫毛,半虚眯着眼睛,注视着那深红色的窗帘,逐渐被黎明的晨曦染成亮丽的鲜红。她心里正模糊的想着许多事情,这些事情像一些发亮的光点,闪耀在她面前。


[言情小说]彩霞满天

日期:2019-01-20 14:31:07 点击:109 作者:琼瑶

乔书培漫步在沙滩上。是三月的末梢,阳光暖洋洋的照射在海面及沙滩上。那些白色的细沙,被阳光染成了一片金黄。海面上,像是敲碎了一海的玻璃屑,反射着点点光华,亮晶晶的,闪熠熠的,明晃晃的……炫耀得人睁不开眼睛。


[言情小说]金盏花

日期:2019-01-20 14:33:06 点击:116 作者:琼瑶

帘外雨潺潺,春意阑珊。 韩佩吟倚窗站著,望著窗外那一团雨雾。小院落里的杂草又长起来了,这些日子,实在没有时间,也没有情绪去整理这小院子。墙角的一棵扶桑花,在雨中轻轻的摇曳,那下垂的枝桠上,孤零零的吊著一朵黄色的花朵,给人一种好单薄、好脆弱的感觉。


[言情小说]梦的衣裳

日期:2019-01-20 14:34:31 点击:111 作者:琼瑶

陆雅晴在街上闲荡。这决不是一个适宜于压马路的日子,天气好热,太阳好大,晒得人头昏昏,脖子后面全是汗。偏偏这种不适宜出门的下午,却又有那么多的人不肯待在家里,都跑到街上来穿来穿去,把整个西门町都挤得人碰人,人挨人。连想看看橱窗都看不清楚。真搞不懂这些台北市的人,好端端的为什么都从家里往外跑?


[言情小说]聚散两依依

日期:2019-01-20 14:35:46 点击:130 作者:琼瑶

春天。春天可能是很多人的,但是,绝不是贺盼云的。 盼云走在街上,初春的阳光像一只温暖的手,在轻抚着她的头发和肩膀。雨季似乎过去了,马路是干燥的,阳光斜射在街边的橱窗上,反映着点点耀眼的光华。盼云把那件黑色有毛领的麂皮外套搭在手腕上,有些热了,外套就穿不住了。她的手背接触到麂皮外套的毛领,狐狸皮,软软长长的毛,软软的,软软的,一直软到人的内心深处去。


[言情小说]却上心头

日期:2019-01-20 14:37:04 点击:124 作者:琼瑶

夏迎蓝坐在那冷气十足的大办公厅里,刚刚从街上带进来的满身燥热,已经消失无踪,两只裸露的胳膊,反而感到几分凉意。她下意识的拉拉衬衫领子,贯注精神,去打量那坐在大办公桌后面的董事长。


[言情小说]问斜阳

日期:2019-01-22 11:26:35 点击:105 作者:琼瑶

晚上,在纪家,总是很热闹的。 一屋子的客人,一屋子的笑语,把纪家的客厅填得满满的。何况,除客人以外,还有纪访槐和纪访萍兄妹两个所抖落的欢愉,散播在全客厅的每个角落中,把那初秋刚刚带来的几丝萧瑟感,全都赶出了室外。


[言情小说]燃烧吧!火鸟

日期:2019-01-22 11:27:52 点击:106 作者:琼瑶

可是,偏偏就有命定的这样一个早晨;春风和煦,阳光明媚,绿树成荫,云淡淡,风微微,鸟声啾啾,蝶影翩翩……没有丝毫预兆,只是一个美好的、春天的早晨……事情竟然发生了。许多年许多年以后,兰婷还常常从梦中惊醒,愕然的望着一窗阳光发愣,愕然的记起那个早晨。


[言情小说]昨夜之灯

日期:2019-01-22 11:29:30 点击:132 作者:琼瑶

她瞪着那金字,即使已经来到了餐厅门口,她还在犹豫着是不是要走进去。看看腕表,已经快七点钟了,六时行礼,七时入席,那么,现在大概早已举行过婚礼了。可是,不,有人出来点燃鞭炮,一串爆裂声夹杂着弥漫的烟雾和火药味对她扑面而来,她才惊觉的醒悟到婚礼刚开始。“迟到”是中国人的“习惯”。她挺直背脊,下意识的深呼吸了一下。进去吧!裴雪珂!她对自己喃喃自语着。这是“徐林”府联姻,轮不到你姓裴的来怯场!徐林府联姻,徐远航娶了林雨雁。林雨雁,雨雁,雨中的雁子,带着凉凉的诗意的名字,带着凉凉的诗意的女孩!林


[言情小说]匆匆,太匆匆

日期:2019-01-22 11:30:59 点击:144 作者:琼瑶

七月,一向不是我写作的季节,何况,今年我的情绪特别低落。某种倦怠感从冬季就尾随着我,把我紧紧缠绕,细细包裹,使我陷在一份近乎无助的慵懒里,什么事都不想做,什么事都提不起劲来,尤其对于写作。


[言情小说]失火的天堂

日期:2019-01-22 11:33:25 点击:149 作者:琼瑶

一九五一年十月二十一日。台湾正笼罩在一片低气压的云层下,天空是阴暗的,气温燠热而潮湿。时序虽然已是仲秋,亚热带却无秋意。热浪侵袭下,每个人身上都是湿漉漉的汗水。 许曼亭在她那木板搭成的小屋里,已经和痛苦挣扎了足足二十小时。小屋热得像个烤箱,许曼亭躺在床上,浑身的衣衫早被汗水湿透,连头发都像浸在水中般湿漉漉的。而新的汗水,仍然不断的、持续的从全身冒出来,从额头上大粒大粒的滚下来。


[言情小说]我的故事

日期:2019-01-22 11:52:18 点击:137 作者:琼瑶

我的故事,开始在我出生以前。我必须先从我父母的故事说起。我父亲名叫陈致平,祖籍湖南衡阳,长大于北京。  我母亲名叫袁行恕,祖籍江苏武进,也长大于北京。


[言情小说]冰儿

日期:2019-01-22 11:53:23 点击:151 作者:琼瑶

她走进他那私人诊所的时间,大约是午夜十二时五分左右。天空下着毛毛细雨,二月的冬夜,天气冷得出奇。白天,全是患流行性感冒的大人孩子,挤满了小小的候诊室。到了晚上,病人就陆陆续续的减少了。十一点前,他送走了最后一个病人,十一点半,值夜班的两位护士黄雅珮和朱珠都走了。他一个人把诊所前前后后都看了一遍,本来该关上大门,熄灯,上楼睡觉去,却不知怎的,在候诊室的沙发上坐了下来,对着玻璃门外的雨雾,静静的凝视着,就这样看出了神。


[言情小说]剪不断的乡愁

日期:2019-01-22 11:54:39 点击:121 作者:琼瑶

去年年底,“开放大陆探亲”的消息公布了。 这消息像一股温泉,乍然间从我心深处涌现,然后蹿升到我四肢百脉,蹿升到我的眼眶。我简直无法描述那一瞬间的感动。我心底有个声音在喊着:


[言情小说]雪珂

日期:2019-01-22 11:56:14 点击:130 作者:琼瑶

清宣统二年,北京城郊。草原上是一片厚厚的积雪,风呼剌剌的吹着,大片大片的雪花,在空中肆意的飞舞,远山远树,全笼罩在白茫茫的风雪中。除了风雪,草原是寂寞的,荒凉的。


[言情小说]望夫崖

日期:2019-01-22 11:57:25 点击:130 作者:琼瑶

望夫崖伫立在旷野上,如此巨大,如此孤独,带着亘古以来的幽怨与苍凉,伫立着,伫立着。那微微上翘的头部,傲岸的仰视着穹苍,像是在沉默的责问什么、控诉什么。这种责问与控诉,似乎从开天辟地就已开始,不知控诉了几千千几万万年,而那广漠的穹苍,依旧无语。


[言情小说]青青河边草

日期:2019-01-22 11:59:00 点击:182 作者:琼瑶

民国十五年,河北宛平县,一个名叫东山村的小乡镇。这正是初春时节,北国的春天,来得特别晚。去年冬天积留的冰雪,才刚刚融化。大地上,有一些零零落落的小杂草,挣扎着冒出了一点点儿绿意,但在瘦瘠的黄土地上,看起来可怜兮兮的。几棵无人理会的老银杏树,伸展着又高又长的枝桠,像是在向苍天祈求着什么。


[言情小说]梅花烙

日期:2019-01-22 12:00:14 点击:175 作者:琼瑶

乾隆年间,北京。对硕亲王府的大福晋雪如来说,那年的秋天,似乎来得特别早。八月初,就降了第一道霜。中秋节才过,院子里的银杏树,就下雪般的飘落下无数无数的落叶。雪如挺着即将临盆的肚子,只觉得日子是那么沉重,厚甸甸的压在肩上,压在心上,压在未出世的婴儿身上


[言情小说]水云间

日期:2019-01-22 12:01:19 点击:189 作者:琼瑶

民国十八年,杭州西湖。 梅若鸿和杜芊芊的第一次相遇,是在苏堤上面,那座名叫“望山桥”的桥上。事后,梅若鸿常想,就像白蛇传里许仙初见白素贞,相逢于“断桥”一样。这西湖的“望山桥”和“断桥”,都注定要改写一些人的命运。所不同的,白蛇传只是传说,女主角毕竟是条蛇而不是人。这“望山桥”引出的故事,却是一群活生生的,“人”的故事。


[言情小说]新月格格

日期:2019-01-22 12:02:40 点击:143 作者:琼瑶

清朝,顺治年间。对新月格格来说,那年的”荆州之役”,像是一把利刃,把她的生命活生生的一剖为二。十七年来,那种尊贵的,娇宠的,快乐的,幸福的岁月……全部都成为了过去。她在一日之间,失去了父亲、母亲、姨娘、两位哥哥、和她那温暖的家园。什么都没有了,什么都不存在了。迎接着她的,是那份永无休止的悲痛,和茫不可知的未来。


[言情小说]烟锁重楼

日期:2019-01-22 12:03:59 点击:143 作者:琼瑶

民国十年七月十日,安徽白沙镇。 梦寒第一次看到曾家那巍峨的七道牌坊,就是在这个夏天的早上。那天是她嫁到曾家的大喜之日。这个早上,她不止见到了名不虚传的“曾家牌坊”,她也见识了名不虚传的“曾家排场”。而且,也是这天早上,她第一次见到她的丈夫曾靖南,和她生命中的另一个男人,江雨杭。这个早上所发生的事,是她这一生永远永远也不会忘记的。


[言情小说]鬼丈夫

日期:2019-01-22 12:05:22 点击:164 作者:琼瑶

靠山的村子猎户多,每近旧历年终,这里总要举行一年一度的祭天谢典,感谢老天爷让大家在即将过去的一年满载而归,而由年轻壮丁们合跳的面具舞,将把这个仪式带到最高潮。乐梅早就听说过有这么一回事儿,只是家住得远,母亲又管得严,所以一直不曾参加过。今年,耐不住表哥宏达的怂恿,两人便瞒着家人,赶了大半天的骡车,打算好好来见识一番。


[言情小说]苍天有泪

日期:2019-01-22 12:11:04 点击:205 作者:琼瑶

从我出版第一部小说《窗外》到今天,已经足足过去了二十六年。有时,真不相信,四分之一个世纪,就在我的涂涂写写中悄然而逝。这二十六年,不管我生命中有多少风风雨雨,多少喜怒哀乐,我的“写作”,却一直是我生命中的一条主线。


[言情小说]还珠格格

日期:2019-01-22 12:13:23 点击:205 作者:琼瑶

乾隆年间,北京。 紫薇带着丫头金琐,来到北京已经快一个月了。 几乎每天每天,她们两个都会来到紫禁城前面,呆呆的凝视着那巍峨的皇宫。那高高的红墙,那紧闭的宫门,那禁卫森严的大门,那栉比鳞次的屋脊,那望不到底的深宫大院……


[言情小说]还珠格格续集

日期:2019-01-22 12:15:20 点击:297 作者:琼瑶

乾隆二十五年,秋天。 这天,整个北京城都陷在一片混乱里,一个惊天动地的消息,让所有的老百姓都震动了。大家奔走相告,群情激昂。听说,宫里出了大事,“还珠格格”和“明珠格格”闯下了滔天大祸,皇上大怒,要把两位格格斩首示众!今天,就是斩首的日子!大家不敢相信这是事实,还珠格格和明珠格格


[言情小说]告慰真情

日期:2019-01-22 12:16:48 点击:156 作者:琼瑶

这《还珠格格》的第三部,在我的原计划中是未做打算的。还珠格格一直是我构想中最喜爱的人物,她天真烂漫、热情善良、胸无城府,可以不知天高地厚;她嫉恶如仇,侠肝义胆,能为朋友两肋插刀。在写作第一部的过程当中,我常常为小燕子与紫蔽之间至真至纯的手足情而感动得欷歔不已;也常常为小燕子与永琪,紫薇与尔康之间那“山无棱,大地合,才敢与君绝”的美好爱情而欣慰。


头条小说
热门小说